j1.PNG

「在名為"愛"或者"真善美"的話語霸權下,周實秋連承認自己是罪惡的機會都不能有。真善美要改造他,愛要粉飾他,他連自我毀滅都不被理解。」—— 截自 賢三《三平米房間》

女裝男子總是有種獨特的氣質,他們生存的方式很輕巧,但存在感卻很強烈。就像日夜交錯的黃昏時刻,迷離、眩惑、魅麗、不屬於任何陣營。
讓人也不禁想著,那樣的美麗是否也像色彩斑斕的彩霞,轉瞬一逝。
讓人喟嘆美好的猝不及防。

 

j2.PNG    
說到女裝男孩,就不得不提到中村明日美子老師的《J的故事》。(上至下三張圖皆來自於此)
中村老師個人強烈獨特的畫風,不說故事,只要看圖片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感受了女裝男子的扭曲與美麗。視覺上的衝擊很強烈,再搭配上故事情節,成就出了我心目中女裝男子的第一名作品!很久以前我就寫過觀後感,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J的故事》觀後感

J.PNG

其實想寫這個主題很久了,每每看完一個女裝男子題材的作品,就會蠢蠢欲動一番,但都因為各種不湊巧沒有動筆。手中推薦的作品攢著攢著也有了四部之多,其中有小說、漫畫跟電影,同一種題材,但這四部作品探討的面向都不一樣,表達手法也有很大差異,但是張力跟情感描寫都很細緻,甚至都帶點淡淡的哀愁,在雌雄莫辦的美麗下,女裝男子這個題材的藝術力,是極具衝擊又能觸動人們的柔軟內心的。

女裝男子們也有分不同類型的,不單指外表,還有搭配上他們"為何穿上女裝的心境",成就了我推薦以下的幾部作品。

首先是賢三大大的小說《三平米房間》
這是我最後一個納入這篇網誌的作品,也是讓我下定決心打出這篇網誌的最後一根稻草。
它的文章簡介很簡單,只有一句話,
「 如果我在,生活中犧牲,請不要把我來懷念。」

周實秋是個普通上班族,白天他戴著假髮上班,來掩飾他一頭漂亮的長髮——同時他也是酒吧裡有名的女裝歌手,海魂周。
他的生活很簡單,上班唱歌吃飯睡覺,就連稱得上是朋友的也只有他的同事(兼暗戀對象),翟浩。
周實秋其實嘗試自殺過很多次,但都被翟浩阻止了,他不是對人生絕望還是憤慨,而只是覺得無趣了。
他乍看之下是個很普通的人,但跟他熟了以後就會感受出他的獨特魅力,讓人親切不起來,但又會讓人想靠近。
我覺得作者耗盡了整篇文章的扣打,還是沒有給周實秋一個很鮮明的性格凸顯,但這個角色的味道卻很足,就像我之前講得
「生活得很輕巧,存在感卻很強烈」。

雖然這篇文章只有在網路上連載,並歸類在耽美小說,但我覺得它裡面講的已經超過了耽美小說的範疇。
在我看來它並不"BL",因為他們的喜歡並沒有那麼"純粹",一個生活得過且過的直男跟一個隨興神秘的女裝癖、一個活在世人眼光下的高富帥跟一個暗戀有婦之夫的鄉下傻青年、一個努力應付職場規則的腐女,賢三把他們的心境描寫地得很細緻赤裸、很一針見血,有趣地是,他們在小說中的生活,卻是都在掩飾著面對彼此。
作者的文筆很好,很文藝,有些對話是會用到上海腔描寫,讀得蠻吃力。
雖然有時會覺得作者給的東西、想講的東西太多了,會要用到很多耐心。但這也是這部小說讓人覺得有深度的、會思考的部份。


還有裏頭的一段話讓我感觸很深:
『他已經那麼坦蕩了,那麼直言無諱了,為何這個世界還是用虛偽的、自欺欺人的眼光來解讀自己?
他仿佛連自己親口做的否認都會被理解為認同,認真想的坦白會被歪曲為辯解,他似乎覺得這個世界不需要真誠,不需要真相,不需要對錯,這個世界就是構築於一次次的同而不和與自我安慰。
人們習慣了虛假,如果人群中出現了一個坦誠自己是個無知的、是個有罪的、思想不同與主流的人,大家就會驚慌失措,仿佛海市蜃樓遇上了殘酷風暴。人們必須消滅他,必須拉上一切真誠的潔白的靈魂與自己為伍,拼命裝飾他們,直到表面再度恢復寧靜。
畢竟人們的瞳孔被光芒照射後是會猛烈收縮的。
那麼可鄙,那麼卑劣。
有時候周實秋被逼得甚至希望這樣的種群全體滅亡,他願意帶頭第一個被挫骨揚灰。[註]
而當自己說出這種想法的時候,肯定會有人熱心腸地、充滿愛意地干預了:「你最近是不是壓力太大?你的童年經歷過什麼?寬恕與愛才是最好的治療方法。相信我,我會幫助你找到原因,一切都會好起來。這一切都不是你的錯,你只是一個可憐的孩子。」這樣一通人文關懷的對話周實秋能倒背如流,他甚至可以描摹那一張張仁慈的嘴臉。在名為「愛」或者「真善美」的話語霸權下,周實秋連承認自己是罪惡的機會都不能有。
真善美要改造他,愛要粉飾他,他連自我毀滅都不被理解。』
——摘自 賢三《三平米房間》。[註]摘自《周洋語錄》。

看到這段話,彷彿看到了周實秋內心的狂風暴雨,不被理解不被同等對待,讓他再憤世嫉俗、聲嘶力竭,最終內心還是只剩下無盡的蒼涼與孤獨。
 

 

女裝男孩的美麗與哀愁 (1).jpg

 

漫畫《脫掉女生制服吧!》

這標題乍看之下有點惡俗,感覺就只是那種為了搏眼球所下的標題,也許裡面的故事並不怎麼好看。
其實BL漫畫那種女裝少年的題材我是不看的,把受畫得太娘,又穿上女裝,加上一般般套公式的情節,那去看普通的乙女漫畫就好啦!幹嘛這樣消費腐女們(而且BL漫畫售價還比較高,硍!)

但這篇的處理完全跳脫公式,讓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我是看了簡介覺得小受其實是個粗線條的健氣受,似乎劇情有貓膩才看的)
巡因為母親過世而決定搬回老公寓生活,在某個風大的日子,伴隨著慘叫而掀起的制服短裙,本以為可以免費吃冰淇淋的巡,從裙底窺視到的竟然是男生的四角褲?!
而正在手忙腳亂壓住裙擺的是一個舉止粗魯的男孩:「看什麼看啊,大叔!」
巡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這名叫惠一的男孩,這個大剌剌的男孩怎麼看都是普通的高中男生,即使穿著制服裙子也絲毫不會輕手輕腳,更別說有什麼嫵媚的女孩子氣,漸漸地巡覺得,或許惠一穿著女生制服的背後,有什麼特殊的理由?

其實我很意外這本好像不怎麼紅(我想標題有很大關係),不過看完了以後就會發現其實這個標題其實有種淡淡的哀傷......
「那套制服,你是真的想穿才穿上的嗎?」

這本的女裝男子,惠一。嚴格來說他不是女裝男子,他穿女裝不是因為女裝癖,他不是自己想要穿的,而是因為歧視。
且這種歧視也不是我們平常熟知的那種校園霸凌。
是更深層、更讓人無法拒絕的,因"無知"才產生的歧視。
「這套制服,對現在的我而言,是矛也是盾......」
惠一在青春期時發現了自己的性向,不想隱藏自己過日子,於是他決定告訴他的家人。
媽媽的反應沒有想像中的激烈與歇斯底里,結果隔天卻幫惠一買了女生制服給他——就在高中入學式前。
「是令郎,自己說想要穿裙子的嗎?」
「不是,但我感覺得出來,畢竟我是母親嘛。」


當一個母親無法理解、也不想理解一個正常男人喜歡男生這件事,所以停擺的思考讓她把裙子交給了兒子,就先入為主地以"常識"認為"兒子想當女兒",想以"女人"的模樣去喜歡"男人",因為男人是不會喜歡男人的。其實惠一並不是想成為女人,他喜歡男人,但他也認為自己是男人,想當男人!
無法溝通的母子,於是就產生了這個矛盾又怪異的生活方式。
此時,新搬來的巡,也是個貨真價實的同性戀,他看出了這對母子"沒有交集的理解",在感同身受的同情與憤慨下,讓他決定打開這個奇怪的結,讓少年獲得真正的自己。

這個作品,讓我意識到了其實「性別認同」跟「性取向」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很慚愧,雖然在這領域很久了但一直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這部漫畫以青澀簡單的劇情,描繪了人物中細膩的想法,是部新意與深意兼備的好作品!



不知不覺又話嘮爆字數了,決定分成上下兩篇XD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無傷風雅

C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