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6840032-2067351558  

石田衣良 著

七個人生、七份絕望......也帶來七種希望。

「絕望,不是最後的選擇,而是機會的開始。」

七則故事,彼此毫無關聯,但卻各自把人生的迂迴反轉機會寫得柳暗花明又一村。

 

沒有一昧地歌頌希望,只是寫給你看過種種絕望後,
就像吃過糖以後更能嚐出咖啡純粹的苦一樣

機會一直都在,只是也許你沒有發現而已。

 

石田衣良的故事,現實味都非常重,文筆用詞也很平易近人,許多故事看下來,就像是在寫日記一般可以令人快速理解。故事性足夠,文句簡潔流暢生活化反而使石田老師的文章更能讓人記在腦海裡。

這本《LAST...》也不例外。

但這就可怕在......本書是描述在絕望中掙扎的人們的日常

 

其中我對兩則故事印象特別深刻:

《Last Job》一個是講述沉浸於購物慾望,信用卡因而債台高築的家庭主婦,瞞著丈夫欠下了一大筆卡債。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手機裡一則交友網站的簡訊便吸引了她......

該忠於婚姻還是忠於自己?

做美好的事又能賺錢的機會,她衡量一下後,高下立見。

當在交友網站中認識的阿護出現在她眼前時,這個視線只及她腰部的大男孩對她露出了爽朗的笑容,那笑容耀眼到......夕陽透過他身下的冰冷輪椅反射到她的臉龐時,她稍嫌侷促地.....扯開嘴角。

 

作者說,這是一篇將身心障礙者的性跟戀愛的報導文學,和因為通貨緊縮造成的貸款經濟漏洞加以結合的故事

當然,還有一點重口味的援交議題。

社會中頗為冷門神秘的議題,就這樣經由一個很普通又被逼到走投無路的家庭主婦點出來,也顯得身心障礙者的性慾與愛其實跟一般人並沒有太大的差別,讓我的認知有一點受到衝擊,不得不說以前還真沒關心過這種話題。

如此不經意又認真的探討,著實有讓心底感受到一些不具名的哀傷與感動。

 

另一則是 《Last Shoot》

從來,對於戀童癖這種性癖我一直都不是非常認真,一來也許是因為我覺得那根本是犯罪,是不管有怎樣的理由都無法解釋的可怕行為!二來我也覺得有戀童癖的人只是稍微走錯了道路,他們本質其實還是正常人,那只是一種像咬手指那樣的慣性衝動,是可以治療的。

但是這篇最後的目擊,講述了一個失意的A片攝影師,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幸運地搶到網路上一則很熱門的委託:不消說,工作性質就是拍攝情愛影片,但當跟著雇主到了越南,出來"接客"的......
竟然是身高不到一百三十公分的小女孩!

 

故事裡頭的雇主說,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東南亞找這種雛妓,把過程拍攝下來,回到日本後就靠著這些影片來處理生理需求。

「慾望就像塗了強力膠的貼紙,會狠狠牢牢地貼在欲望對象上,一旦貼上,就再也撕不下來,只能深愛著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對其產生慾望而已。」

如果是同性戀就好了,雖然日本還沒有承認同性婚姻,但只有還有勇氣,至少他們還可以活在大眾社會下、不會丟了工作、不會被認為是罪犯、還有機會可以付出愛情的人。

而他,這種戀童癖者,如果不是特別要出國,心底的渴望根本無法可解。

「我將一輩子愛我不能愛的。」

 

也許這樣看來,現代社會對待戀童癖、戀屍癖者的態度,就跟早期對待同性戀的觀感是一樣的

但我不得不說前者比後者要驚世駭俗地多得多了

文中雇主的一番告解,讓我腦袋也稍微清醒了一點,對於戀童癖者,出現最多的就是在社會新聞上,這些人做出了我們社會認為最汙穢不堪的事情,但他們心底的那種掙扎、絕望、寂寞、壓抑也可能是我們常人無法理解的。

 

雖然感到同情,但文章中的行為還是讓我不太舒服,
這樣的人生要怎麼迎來轉機?

作者給了一個不禁落淚的結局。

 

 

看著許多人生,但不用親身經歷,我覺得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

 

你或許會覺得你現在的生活很憋屈、那我建議你可以看看這本《LAST》
這是本用絕望來教會人們對生活態度的書。

 

, , , , , ,
創作者介紹

無傷風雅

C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ght
  • 援交(?)對象是身心障礙者這點也嚇到我了...(該說很有梗嗎...Orz)
    之前看到有人在網路上問,女友是從事醫護工作,如果去幫罹病而不能動彈、不能自己解決生理需求的人打手槍可以接受嗎?(就是手天使)
    其實贊成&反過來批評男方的人還滿多的耶.....
    剛才突然想到,戀童癖跟同性戀還是有一個關鍵性的差異,就是同性戀是兩情相悅,那戀童癖的對象兒童呢??人家喜不喜歡你??
    會拿來跟"犯罪"相提並論最主要是因為大多時候對方都不是出於自願吧。
    戀屍癖也是同理,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那個"屍"喜不喜歡對方
    就是因為通常只是為了解決自己的慾望才被列為犯罪吧。
    但如果是爺孫戀又另當別論。但我腦袋瓜還沒有先進到可以接受爺孫戀或老少配....Orz
    (上次在機場同事說看到爺孫戀的"爺",但我完全沒發摟這則八卦新聞="=)
  • 其實想想,平常我們都沒有想到身心障礙者有關這方面的話題,那當然他們也許也不敢提及處理這方面的事吧,所以援交對他們來說可能也是一種不要太在意他人眼光的方式吧!
    本來手天使就是個很"天使"的職業,但也不是不能了解男友的彆扭心態,只能說那是個人的修養問題了。(大家也不用著到批評,每個人立場不同嘛

    ight似乎點出一個我沒想到的盲點欸!!@@
    可能是被書中的第一人稱影響比較深,看完後心境上特別能跟書中角色感同身受以至於來不及抽離用第三者的方向去想,果然要把戀童跟戀屍跟同性戀是比較不公平的,兩者基本上立足的觀念就不一樣,在法律上來說真的「是否出於自己意願」是個很重要的判斷點呢!
    爺孫戀...我似乎有聽說過,但...這不是一則來亂的新聞嗎?!我一職以為只是記者沒東西可以爆才捕風捉影把人家寫成「爺孫戀」,難道那倆爺孫都是認真的?公開承認了?!!

    Cover 於 2015/10/15 20:32 回覆